• 回复@笑傲江湖V: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,小撸又怎么说? 2019-03-12
  •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-03-12
  • 当前位置:北京pk10 3-8定位技巧>仙侠>绝色红妆:仙妃太撩人

    北京pk10倍投骗局:第088章 门庭苍凉

    北京pk10 3-8定位技巧 www.1wien.com 书名:绝色红妆:仙妃太撩人|作者:林浅竹|本书类别:仙侠|更新时间:2019-03-09 09:29:33|字数:2515字

      十二年后。

      深夜,花山镇。

      墨色一般的天空,零星的点缀着几颗微明,城北空巷,街道两旁相不远,泛着微黄的灯光,一只孤野消瘦的黑猫,双目在夜里闪烁着灵光,蜷缩在墙角张望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      夜,沉静寂寥,只有缓缓地晚风吹来。

      半晌过去,突然,那只黑猫一个弯身,如弯弓一般,瞪的一声,跃上房梁,不知是没有吃饱,还是年纪太老了,野猫在房梁上瞪了几脚,差点掉了下来。

      也许是太老了,十二年,同样的夜晚,那只黑猫便蜷缩在这条街道上,光阴逝去,已不再来,它亦是饱尝了岁月的无情。

      过去十二年,莫说是只无人豢养的野猫,在如今江河日下的环境,便是一个人,能生存至今,已是不易。

      不远处的孤灯,倒影依旧,在漫长的黑夜中,传来几阵“嘚,嘚嘚”的声音。

      片刻,从孤灯下,一道人影清晰,那人约莫三十余岁,昏黄的灯光下,那人一身麻布粗衣,脸颊苍白,数条皱纹,如被麻绳勒过一般,小指深浅。

      那人身形清瘦,像没有吃饱饭般,脚步显得轻浮无力,他的左侧腰间挂者一个青色的竹筒,右侧吊着灰布烟筒袋,手中提着一个灯笼。

      原来是花山镇的更夫六子,如此静默的深夜,也只有他,会在大街上行走,因为他已经在这条街道上打了十多年的更了。

      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?!?p>  六子又敲了三下胸前挂着的梆子,黝黑的梆子,声音沉闷短促。

      六子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。

      想来是有些困倦了,夜里要打更到天蒙,白天趁着他娃上邻居家玩,便关上房门,跟婆娘缠绵了许久,所以没有睡好。

      六子的婆娘,便是长相清秀的王寡妇,那时,两人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,虽然藏着掖着,已经不是镇子里的秘密了。

      婚是许娇娘促成的,那年路恒生刚满五岁,路府请左领右舍吃酒。

      席间,众乡里吃的正鼾,许娇娘感激路恒生出生时,六子的帮助,便站出来促成了这庄喜事。

      婚礼是路府出资,乡邻一起操办的,把他原来的破屋子修缮了一下,又在院子里摆了二十几桌,很是喜庆,六子平时乐于帮助别人,跟邻里关系相处的不错,又是路府帮着办的婚礼。

      所以,婚礼当天,左领右舍的来了很多人道贺,在院里吃了几围。

      婚后,王寡妇便不是王寡妇了,而是六子的明媒正娶的婆娘,二人日子过的更开心,成了婚,就没有礼教的约束了,六子跟婆娘光明正大的爬上了床,两年后,小六子便出生了。

      小六子出生后,六子想着打更不是长久之计,还不能照顾好她娘俩,便思量着换个活计,刚好那时许娇娘派人送来一些银两,本来是不能要的,又想着有了本钱,可以做些其他的,便手下当作借路府的,以后还了便是。

      谁知道六子虽然勤快,为人憨厚,却不是做生意的料,没过多久,新开的铺子便赔了个底朝天,心中对不住路夫人的期望,更愧对他们娘俩。

      幸好六子婆娘本来就是一个二嫁的寡妇,也不是贪图清福富贵的人,能有一个像样的家,家里有个憨实的男人,也别无所求,便没说他什么,这让他更不好意思。

      六子思来想去,还是做回了更夫,是辛苦了点,但日子总能过得去,欠路夫人的钱,虽然说的许多次不用还。

      但六子总是亏了过意不去,便在白天少睡了些觉,去路府帮忙,还会上山砍柴抵些银两,许娇娘总会以高于市场价格算给六子钱。

      这倒让六子的日子过的充盈有余。

      ……。

      寂寞的黑夜,六子想想家里的婆娘和孩子睡的正香吧,便连连打了一个哈欠,边走边喊边敲,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?!?p>  走了一段路程,在一座大宅子前停了下来,抬头望了望宅子前的那对石狮子,无奈的笑了笑。

      走了许多了,六子的腿脚有些疲惫,便走到石狮子前的阶梯上坐了下来,从右侧的裤腰带上取下烟斗,上了烟草,提起一旁的灯笼,把烟斗从灯笼底部伸了进去,猛然地吸了一口。

      六子本身不会吸烟,是他的婆娘为他准备的,为了不让他晚上打更的时间睡着。

      放下灯笼,六子回头望了一眼宅子上的牌匾,牌匾上两个大字,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    “唉?!庇治艘豢谘?。

      瞬间烟筒头上,冒出一股白烟,焦炭的味道传入六子的鼻子中,呛的他连连咳嗽了几声。

      路府这个地方,六子记忆犹新,仿佛所有的记忆,复仿佛就在昨日一般,迎入他的脑海,他又叹了一口气。

      莫说是他了,花桥镇的乡民,也很迷惑。

      是呀,谁会知道,十二年前,路老爷与夫人带着独子去广寒山,便一去不回,只是管家刘吉回到花山镇,跟大伙儿说二人跟上南海上人修仙了。

      管家刘吉把路府的产业,分割了开来,交由跟随路府的几个掌柜经营保管,并通知他们,将产业全数转移,并留下了留下了日后交接的信物。

      几日后,待刘吉把一切安排妥当,又遣散路府中的一众家丁仆人,将宅子上了大锁,自己也不知踪迹。

      只是,那晚镇里有人瞧见,刘吉骑着马,独子一人背着行礼出城,往官道上奔走,而后,再也没有回来过,谁也没有见过他。

      一栋偌大的路府宅邸,从此变得冷冷清清,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门庭苍凉,落叶遍地。

      六子抬头,望着满台阶的灰尘落叶,和一条条细密的蜘蛛网,喃喃自语但:“又这么厚了,也不知道路老爷几时会回来?!?p>  六子用衣袖扫了扫,又吹了一口气,一片灰尘落叶扬起,飘在他面目上,他被呛的咳嗽了两声。

      自从刘吉遣散了家丁仆人,自己也离开后,路府门口的石阶上,铺满了灰尘落叶,左领右舍,都感念路老爷和路夫人平日里帮助的善心大德,偶偶都会有人前来清扫。

      但年长月久,加上大家日子过得清苦,都忙于生计,时间长了,便很少年来了,最后两年,偌大的路府,更是无人问津,只有六子念及路老爷与路夫人的恩情,还在坚持。

      前些时间,小六子染上了风寒,有一个多月都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,六子又求医问药,又忙着照顾他,把他折腾的够呛,便也抽不出时间过来清扫,现在又积了厚厚的一层。

      六子夜里出来打更,未带清扫的工具,弯身捡起地上的落叶,又用自己衣袖,将灰尘扇去,从第一阶到门框。

      六子用手摸了摸路府那扇朱漆大红的大门,心神凄凉,吸了一口烟袋嘴,喃喃自语,道:“路老爷,夫人,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”

      六子的眼眶有些湿润,额头上的皱纹紧锁,他看了看门楣上的两个大字,在他眼中,尤其醒目,又道:“唉,自从您们走后,花山镇已是一日不如一日,老百姓过的苦不堪言?!?p>  路天明在时,花山镇修桥铺路,哪一项的出资,承担的都是镇上的大头,路府旗下多数产业,不仅带动了地方上的经济,又激活了生气,给乡民们提供了许多岗位。

      所以,便是在时局动荡,四野荒凉的朝代,花山镇乡民的日子,过得还算充裕,至少衣食无忧,逍遥自在。

      连外来的野猫流浪狗,都赖在花山镇不走。

      但是……

    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    打赏

   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    神奇推荐位
    • 盛世荣华之神医世子妃

      白色蝴蝶 / 著

      “苏陌颜容颜丑陋,心思恶毒,谋害嫡母,意图弑父,故将其逐出苏氏族谱,从此与苏氏再无瓜...

    •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生

      借我裤衩 / 著

      顾潇潇,杀手界的无赖,无赖界的逗逼,一朝魂穿,重生到九十年代,励志要做个学霸舒爽一下...

    • 快穿女配:男神,你抢戏了

      芙莫丝 / 著

      余悦:黑户孤魂,游荡虚无多年,在魂飞魄散前莫名被拉入一个空间,与一个只会尬聊的铜镜签...

    • 彪悍农女:丑夫宠上天

      舒薪 / 著

      穿越农女十三岁,又是长姐,爹愚孝,娘软弱,弟妹幼小嗷嗷待哺,极品亲戚一箩筐。虐虐这些...

    关闭
    红包规则
    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    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    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    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    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    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

    潇湘书院小程序上线

    打开微信扫一扫

  • 回复@笑傲江湖V: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,小撸又怎么说? 2019-03-12
  •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-03-12